新竹论坛  新竹视聊  实用网址大全    
网站首页 新竹主站 必然选择文献资料文革遗事见仁见智人物传记历史瞬间宣传画刊战地新歌文学作品文物收藏闲云野鹤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必然选择  >> 记忆中的大跃进(二)大锅饭  双击自动滚屏  
记忆中的大跃进(二)大锅饭

发表日期:2004年12月6日      作者:金师爷   已经有2666位读者读过此文

 

现在的中国人大多听说过大跃进中大锅饭的事,可是有几个知道人民为什么要这样吃大锅饭?大锅饭又是什么东西?本人当时年龄还小,那时不太知道大人们在干什么,为什么家里不做饭?非要每天到街道家委会办的大食堂去吃饭,我手中没有什么资料只靠回忆讲述那时的经历。

好象在大炼钢铁的后期,每天广播中不停的播放着各种社论:“中国通过全民坚苦的努厉,自产钢铁已经超过英国,中国的钢铁的产量已进入了世界发达国家的行列”等等。农村的合作化运动已取得全面的进展,城市中搞什么公私合营运动,过去的一些商店都改名叫什么“合作社”,后来在北京对商店就叫“合作社”一直叫到改革开放初期。那时的大人们茶余饭后谈的事差不多都是快实现共产主义的好处,电台中也一直描述那人间天堂,据说这个天堂很快的要在中国出现,因为中国人民的干劲非常的大,一天等于100天!照这样的发展速度下去用不了几个月就要达到按需所取的阶段。人们每天出入都可见到街道两旁的小“碉堡”和那些成堆的碎“钢铁”,这“钢铁”成蜂窝状也不成形,象是烧化了的铁水凝固成有孔的片状,有时能听到大人常自言自语的念叨:“这么多好锅、好刀、好炉子怎么都给炼成了铁渣了,冬天快到了这怎么过日子呀”!其实人们这时每天做饭已是相互借菜刀用,作一顿饭要排几个小时,因为一条街道中没几把做饭的炉子和菜刀!那时“合作社”中已经没有了与铁器有关的东西,更没有急需的刀剪、铁锅、炉子、铁碗等是铁的东西该炼的全炼了。人们对“炼钢”的劲头渐渐的消散,谈论的话题开始转向即将实现的去过世界大同的“共产主义”生活,因为再不实现“共产主义”已经不行了,家里的菜刀和锅等都听毛主席的号召成了大“炼钢”的材料了!

说来也怪,没过几天就听说人们已进入“共产主义”的前阶段,要让全国中国人民吃“大锅饭”了!人们用好奇和期盼的心情终于等到了“大锅饭”到来,离我家500米的地方建了个街道的大食堂,其名叫“枣林街合作大食堂”。大概是在大白菜下来的时候,全街道总动员为“枣林街合作大食堂”迎接大白菜的到来。人们七手八脚的卸下一车车的大白菜,不过看来大人们的心情并不象当初那么高了,说是这些没芯的白菜怎么能吃,喂猪差不多,而送菜的农民确说:“你们就忍着点把,这就是每亩万斤样板菜,你们想多要点还不成那,我们的任务是将本村种的大白菜全运到你们这来,我们农民只能回田里去挖白菜根吃了,连白菜帮子都吃不上”!

“枣林街合作大食堂”是由几栋用芦席建的大棚,其中有十几口特大的灶锅,说是专为大锅饭而做的,大棚的中间有一排排的桌椅板凳,从早上6时开始街道家庭妇女们都集中到“枣林街合作大食堂”为厨师打下手切菜、切肉、和面。人们不住的拉着风箱向炉堂中加着煤,又出现了好似大炼钢铁的情况。

第一次吃大锅饭是在上午9点开始,每条街道和每个胡同要按号分期分头去吃大锅饭,吃饭是有时间的,过期不候!出去办事的人没赶上吃饭时间就没饭吃了,更不许家属事先替他领取,所以快到吃饭时间人们都放下手中所作的工作等待着叫号,生怕今天误了饭食饿上一餐!终于等到了开饭时间也到我们进去的时候了。我们排好队走进了“枣林街合作大食堂”,有人在警告大家:“想吃多少就吃多少,共产主义按需所取不能带走!抓住多拿和带走者要按私拿论处,大家不要犯右派的错误”!这些警告语是非常可怕的,所以从那时起每各家庭再也看不到炊烟,街道上再也没有饭菜漂香的场面和味道,其实每家每户可能根本就没有米和面粉,菜和油盐酱醋也不见踪迹了。我有一天感冒发烧父母到各家各户到处找,才找到点姜和一小块糖冲了碗姜糖水。等一天的主食是猪肉大包子,我拼命吃了两个,大食堂的门外还排着很长的队,人们眼吧吧的看着食堂内的人们,希望他们快点出来好让饥饿的肚子填饱,一天只让人们吃两餐饭,到了晚上八点“枣林街合作大食堂”就关门了。

这样的吃法还不到一个星期包子就从肉的变成了菜的,而且包子的皮越来越薄,个头也逐渐的变小,起初人们还较高兴认为这回可好了不用在家里做饭了,这“共产主义”的生活看来还不错。可是当一开始不限量的吃个够,突然变成按数量分配,大人们确实有点经神紧张起来。这时北京市已进入冬天也下了一场大雪,有很多人家没有了火炉,在北京没有火炉是很难过的,大家不得不想尽办法用各种招法解决取暖问题。时间一天一天的过着食堂中吃的东西越来越少,包子再也没有了,已经变成馒头了。一个月后从馒头变成“金银卷”(一层面粉一层玉米粉卷成的花卷),又过了半个月大家只能吃窝头和咸菜了,有时能有一碗没油的汤!人们这回可真是饿坏了,大人们看来对“共产主义”的生活真发起了愁,不知今后的“共产主义”的生活到底是什么样子!两个月后人们吃的米饭变成了双蒸饭,玉米窝头中加了豆面!又过了几天从豆面变成了豆腐渣!人们在严寒和饥饿中挣扎,到了春节前人们已经失去了上半年的各种热情,人人都在为能找到一些食物而奋斗,晚上在饥寒中还从广播中不时的播放着“东方红太阳升”“毛主席是人民的大救星”等革命歌曲和人民日报社论,宣扬着1958年中国的巨大成果,并拼命的激厉人们的斗志,可是人们只能全家人挤在一起用体温相互取暖!

春节前可怕的“共产主义大锅饭”终于结束了,人们又按人头发粮票回家做饭了,粮食的分配大概是这样的:工厂车工每月34斤粮食,学校老师男每月31斤粮食,女27.5斤,10岁以下7.5斤,1524.517岁参加工作后同大人一样。附食的分配是这样:每人每月2两油、1两芝麻酱、1两糖、2两糕点、一户一条烟、一两肉、20斤煤、几斤菜,一年每人15尺布,两双鞋。所以那时的中国人个个就象要饭的叫花子,如同现在的朝鲜一样!不过混身上下全是补丁,外观比现在的朝鲜还差,但是街上确见不到要饭的,如果出现这类人早已被收荣,绝比不上孙志钢的处境。知识分子就是干净点,除军人穿黄色军装外人们的服装开始变成黑或蓝色了。由于人们经过了几个月大锅饭的洗礼,人身上的脂肪基本消耗光了,人人就象是越完冬的青蛙大多是皮包骨头,虽然恢复了回家做饭制度,但是人们即缺少锅碗,又缺少菜刀和炉灶,做顿饭还是要去别人家借,听说元朝蒙古人这样折腾过中国人民!

春节过后人们进入了青黄不接的大饥荒,因为1958年由于人们的瞎折腾粮食绝收!春节前吃的粮是粮种,冬小麦没下种19596月就没有收麦子,1959年的5月份人们开始吃树皮,本人也吃过,人们吃的树皮主要是榆树皮,人们还吃槐花、柳树芽、马齿见、芦根、野苋菜、野芹菜等等!人们一到白天就到郊区去找野菜,这时的城里人的处境比不上农民,因为农民可以近水楼台选得月,好的野菜最先被农民采得。1960年人人患上了腹水病!有粮票有时还买不到粮,因为粮店没粮了!有的人家因孩子多也吃的多,一个月的口粮不够吃的,有的人家口粮竟超吃了个巴月!我在广安门的城门前常看到有人拉着平板车,车上面盖着草席露出几只人脚,人们看到后都小声的说着什么,就好象是“保尔克察金”电影中的一幕……

待续


  打印本页

文革时代设为首页加入收藏联系我们

联系人:闲云野鹤